冷暖商情logo
人物

江亿:用“能源革命”破解当前 我国能源发展面临的困局

来源:2018-05-08

3月27日,在清华大学建筑节能学术周公开论坛上,江亿院士做了题为《对我国能源革命的思考》讲座。期间,江亿院士指出:无论从能源安全,大气清洁还是环节气候变化,天然气都不是最终的解决途径,只有靠“能源革命”全面发展可再生能源与核能,才可破解当前我国能源发展面临的困局。

 

 

我国能源现状及发展趋势

 

江亿院士进一步指出,能源安全是国家发展建设的基本保障,目前我国处于“富煤、缺气、少油”现状,其中石油进口达60%,燃气进口达35%。以2106年为例。2016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43.6亿tce,油一次能源消费总量8.1亿tce,占19%,其中进口量占消费总量的67%;天然气一次能源消费总量2083亿m3,占能源消费总量的6%,其中净进口量714亿m3,占天然气消费总量的34%,自产传统天然气1214亿m3,自产非传统天然气(页岩气、煤层气)155亿m3,2017年底出现的气荒现象,仅是增加了约200亿m3的采暖需求;一次电力发电量1.8万亿kw/h,其中水电、风电、光电共1.55万亿kw/h,核电0.21万亿kw/h,此外,我国零碳电力已经占电力总消费量(6万亿,2017年)的30%。按照发电煤耗法折算,我国终端用能中电力占比已经超过40%,终端大致是电、煤、油气三分天下。

 

煤改气无法承担“能源革命”的重任

 

近年来,业内人士一致预测中国天然气供需市场将维持供大于求的“低景气”周期,然而,去年入冬以来的全国大面积、大范围的天然气短供和“气荒”颠覆了几乎所有专家的判断。

 

对于北方供暖的热源方式革命来说,江亿院士提出北方不可大力发展天然气供暖,更不能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热电冷三联供并不高效,增加电网峰谷变化,还占用宝贵天然气资源,应在各地尽快停止发展。除去“气荒”原因外,以下两个原因也使得煤改气无法承担“能源革命”的重任。

 

其一,煤改气并不能解决雾霾。与燃煤相比,产生同样热量时,燃气排放的NOx是燃煤的60%-70%;对于燃气热电联产电厂,由于其热电比低,因此输出同样的热量,NOx排放量与燃煤基本相同。

 

其二,借鉴发达国家治理大气污染的经验不难发现,全面使用天然气并非发达国家实现大气清洁的关键措施,煤改气并不能解决雾霾。如北京用天然气量现在是世界第二(莫斯科用气量第一),其他大城市(东京、伦敦、纽约等)用气量低于北京。

 

因此,无论从能源安全、大气清洁还是缓解气候变化,天然气都不是最终的解决途径。

 

未来北方供暖的热源方式

 

面对我国能源发展面临的困局,江亿院士指出必须实现能源革命,彻底改变能源结构,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和以核能为代表的零碳能源。

 

江亿院士进一步指出,新能源与清洁能源的定义是可再生能源+零碳能源,而不是可再生能源+天然气。我国到处兴建“分布式能源”,实际上是天然气热电冷三联供,能源转换率并不高,还对电网造成更大的电力负荷波动。随着我国大规模城镇化和基础设施建设逐步放缓,经济增长模式转变,能源消费结构将出现大变化,即用燃料下降,用电上涨,而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最佳能源输出方式恰恰是电力。

 

针对未来北方供暖的热源方式,江亿院士认为:1、不可大力发展天然气供暖,更不能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2、燃气热电联产和热电冷三联供既非高效,又增加电网峰谷变化,还占用宝贵的燃气资源,应在各地尽快停止发展;3、充分开发利用燃煤电厂余热,实现高效的热电联产和热电协同。中国未来必然保留相当比例燃煤电厂,它的余热是最好的供暖热源;4、中国钢铁、有色、化工、建材产业还将存在,其产生的余热是供热热源;5、各类电动热泵将是一种重要的供热热源,其规模应达到25%左右;6、以空气源热泵为代表的多种电动热泵技术已经可以在全国各种气候条件下高效供热;7、北方的核电也应实现热电联产和热电协同;8、低温核供热堆应是严寒地区可考虑的热源方式(外温低、供暖时间长);9、天然气锅炉应成为末端调峰和应急备用热源。


志高广告

关闭

志高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