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商情logo
人物

张朝晖:任重道远的 制冷剂替代之路

来源:2018-01-18

张朝晖扎根行业30余年,为行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担任中国制冷空调工业协会秘书长期间不仅参与我国制冷剂替代工作,且十分关心企业发展,为我国制冷空调企业如何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无私地贡献力量。

 

中国制冷空调工业协会秘书长  张朝晖

 

脚踏实地根植行业30年

 

科班出身的张朝晖走出校园后,曾经就职于合肥机械研究院做过产品检测、开发、行业规划等各类工作,2006年正式加入制冷空调工业协会,至今已经在行业奋斗30多年。谈及对职业的选择和坚守,张朝晖表示:“当年是计划经济时代,工作也是计划分配,国家分配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进入制冷行业之后,确实有许多同学转行,但是我一直坚持下来,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朝阳专业,从我加入的30年来看,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发展,使得这个行业的发展蒸蒸日上,而且所关注的方向就是‘情系人间冷暖’,跟千家万户有着紧密的联系,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也很喜欢这项工作,因此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国制冷剂替代进入啃骨头阶段

 

30多年的工作生涯中,张朝晖从事时间最长的是制冷剂的替代工作。从1987年蒙特利尔议定书达成,1989年中国政府第一次派相关人员参加会议,再到1989年年底中国启动全国性的淘汰损坏臭氧层物质的行动,张朝晖就加入到制冷剂替代工作中:“通过行业、政府、市场等各方面力量共同合作,中国超额完成了议定书规定的原目标,对世界环境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作为其中的一分子,20多年做下来,我觉得十分有意义,有价值。”

 

2017年9月,张朝晖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共同举办的“自然工质二氧化碳制冷热泵技术国际研讨会”上发表观点:“(HCFCs淘汰计划的)第二阶段就是一个‘啃骨头’的阶段。”随着议定书履约进程的不断深入,将有越来越多生产技术能力、资金条件均相对薄弱的中小企业被囊括进来,“这是一个显着的挑战,但只有把它们都动员起来,才能完成整个行业的淘汰工作。”

 

中国要完成议定书规定的任务,就必须在企业培训到市场培育的方方面面都做足功课,“企业要采用制冷剂的替代技术,往往成本高、市场接受度又低,经济利益短期容易亏损,压力和风险都很大。如果对宏观政策缺乏了解,它们就更难有积极性。”

 

加大自主研发力度突破绿色壁垒 

 

目前,中国正加快履行《关于HFCs削减的基加利修正案》中的承诺,这意味着中国工商制冷业将面临同时削减HCFCs、HFCs两代制冷剂物质的挑战。

 

张朝晖认为:“所有现存的可替代HCFCs的制冷剂物质都并不完美,比如自然工质二氧化碳,它的压缩机工作压力很高;氨制冷剂易燃、有毒;碳氢类制冷剂则易燃、易爆。但随着《基加利修正案》的通过,国际社会对替代制冷剂的选择方向已愈发明确,那便是选择臭氧消耗潜值和温室效应潜值‘双低’的替代品,我们在这一选定方向下进行‘缺陷管理’,用技术手段弥补替代品的缺陷。”

 

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层面,整个制冷剂更新换代的工作都是国际合作的过程,“离不开各国专家的经验交流。”但是中国空调要想“走出去”,比如投放欧盟市场,必须先依据原有的市场占有率领取相应的制冷剂配额,待设备入境欧盟后,再按配额重新向其中充注符合标准的制冷剂。如此一来,不但中国企业的“产业链被切了一块”,由于过去是欧美企业主导欧盟市场,在争取配额方面,中国企业也不占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加大替代制冷剂的自主研发,是中国突破发达国家绿色贸易壁垒的一条可行之路。张朝晖表示,由于许多中国企业仍主要以“价格竞争”参与全球市场,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不高,中国对新型环保制冷剂的核心开发能力仍显薄弱。但他也强调,“无论是中国空调业还是化工行业,其研发费用的投入是逐年上升的,只是看到结果需要一个过程。”


志高广告

关闭

志高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