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商情logo
人物

朱江洪自传——第五章:初涉空调

来源:冷暖商情2016-06-27

人过了温饱,就要奔富,企业扭亏后,自然就千方百计谋发展。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悄然发生变化,各种大家电已逐步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先是洗衣机、电冰箱、收录机、电视机等,后来是空调、音响设备......空调曾被人们认为是奢侈品,是享受型产品。过去由于供电的不足还一度受到限制,只有公共场所、办公室等地才能安装空调,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必将越来越多地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家电的后起之秀。商家也看到了这一点,当时空调厂家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崛起。

既然大家都看好了空调的前景,那么我们能为空调行业做些什么呢?说真的,当时压根就没想到要上空调,因为总公司下属已经有了一个空调企业,叫“海利空调厂”。我们能做的只有凭着注塑的优势,为各空调厂做些塑料的配套。

可以说,我们涉足空调,是从做空调的塑料件开始的。记得当时我们与很有名气的华宝空调厂、广州的胜风空调厂、上海空调厂等联系协作配套事宜。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华宝委托我们开发了一整套分体空调的塑料模具,并承诺以后就放在冠雄注塑。经核算,每套注塑件纯利有100元,注塑机“喀嚓”一响,与印钱无异。

当时真的开心坏了,兴幸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笔好生意,心里暗暗盘算着,如果华宝一年有几十万套空调生产,单空调塑料件这一块我们不就可以净赚几千万?越想心里越美,甚至连晚上做梦也笑出声来。

然而,好景不长,这样的协作才开始不久,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华宝厂长黎钢带着两位副厂长一起来到珠海,打电话约我单独谈谈,并请我吃饭,我心想,这样重要的客人本来是我请他们才对,现在却反过来。我当时就觉得他们很了不起,很重情义。席间,黎厂长吞吞吐吐,弯子绕了一个又一个,我当时就猜想是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我陈述。后来他终于道出了实情:集团和顺德市领导要求他们一定要把模具拉回其集团下属的大型注塑厂,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开始也挺为难的,觉得我们辛辛苦苦把模具做出来,本想通过注塑件赚点钱,而现在却以这样的结果收场,深觉对不起冠雄,因而对上级的指令拒不执行,顶了一个多月,最后上级动了真格,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命令他们三天内必须把所有的模具拉回来,否则给予行政处罚,这才顶不住了。

听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先是惊讶,后来沉默了约十秒钟,很快又平静下来了。我想,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设身处地,我也会这样做的。

我对他们说:“你们混到现在也很不容易,不能因为模具问题把你们的饭碗砸掉,毁了你们的前程,既然上级有这样的决定,你们执行就是了,我回去就交代有关人员把模具卸下并清理好,你们可随时派车来运走。”

最后我说了一句:“生意不成情义在嘛。”

他们原以为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情绪一定会很激动,甚至会有过激行为,没想到我却很平静,更没想到我会反过来安慰他们,这时,我看见黎钢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往后,我们与华宝的关系一直很好,即使后来格力也上了空调,成了竞争对手,但还是相互交流,甚至是互通有无。记得有一次格力缺钢管,生产又急,我打电话到华宝求援,他们高姿态地把钢管借给我们,他们缺的东西,我们也给他们及时送去,只可惜华宝后来因改制问题搞砸了,使格力失去了一个友好的对手和朋友。

而现在,企业竞争很多时候已背离了竞争的初衷,一讲竞争,首先想到的是把对手弄死,甚至不惜采用下三滥的手段打击、诋毁对手。你见过有外国的企业在我们的面前攻击对手的吗?为了竞争,打价格战,成本受不了,就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结果是两败俱伤,这些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反观西方国家,竞争是有序的,其目的是通过竞争,最大限度地激发自身的潜能,迫使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把企业做好,把产品的技术和质量提高,以超越对手,至少也不要被市场淘汰。这样的竞争才是推动社会进步,推动技术进步的真正动力。

虽然与华宝空调的合作没能继续下去,但通过成套空调模具的制作,掌握了空调模具的制作经验,以及平时与华宝技术人员的工作接触中,了解了很多空调生产的知识。如此看来,我们也获益不少。

从“华宝事件”中,我更深刻地感悟到国际歌中一句话:“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企业要翻身、要发展,只能靠自己。

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命运必须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虽然在某些时候、某些情况下,别人的帮助是需要的,甚至是必须的,但别人的帮助只能把你引上路,不能带你走完全程。不能躺在别人建好的安乐窝里过日子,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的主观努力,靠自己才能打出一片新天地。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开模,有了自己的模具,看谁还能拿走?

为了开好自己的空调模具,我专门跑了一趟香港,到各商场看了又看,比了又比,最后选定了一款带有流线型的最新设计的空调样机,记得当时花了七千多元港币,(后来由于事情多,发票也丢失了,一直没有报销,为此还被老婆臭骂一顿,算是自己给公司的一点贡献吧)。回来后,将空调样机的外型作了小许修改,要求技术员以最快的速度把模具设计出来。我亲自到设计室进行动员,我说这套模具有特殊的意义,它不同于你们过去设计的任何一副模具,它不但影响到公司的现在,也影响到公司的将来,是企业的一个“大饭碗”。因此,你们的责任很重,也很光荣,全公司都看着你们。模具是产品之本,模具的好坏与你们的设计有重大关系,搞不好会前功尽弃。总的要求是科学、合理、操作性好。要达到这样的要求,你们必须结合实际,多与模具工人商量,虚心向他们请教,才能设计出不脱离实际的好模具。

正当技术人员加班加点,紧锣密鼓搞设计时,却传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坏消息。兄弟厂海利空调厂得知我们也开空调模具,便状告到总公司,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冠雄把空调塑料件卖给别人,冠雄这是帮助别人打自己人”。

总公司老总把我们班子成员叫到他办公室,不分青红皂白,大有“兴师问罪”之势:“海利投诉你们也做空调?”我说:“我们不做空调,只做空调注塑件,因为我觉得我们的优势是模具注塑,空调的注塑件很赚钱,而且空调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所以我们正准备开一套空调模具,专卖塑料件给各空调厂,我们已联系到多家的买家了,我觉得这个项目对我们的发展很重要”。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影响海利的生意?”

“怎么会呢?如果海利需要,我们也可以以优惠的价格卖给他们呀。况且市场之大,如果我们不做,难道就没有别的企业做吗?”我也理直气壮地回答。

但是,处在这种等级分明的国企体制下,哪有我们讲理的份儿,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国企就是这样,你样样事不想做是等死,要是积极想办法去做,有时候真的就是找死。

我们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总部,心里很不服气,明明是一桩好事,怎么就不给做呢?在回工厂的路上,我再三叮嘱:“今天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回去要绝对封锁消息,如果被技术人员知道了,一下子泄了气,再提起来就难了,设计照样进行,无非是几张图纸,又不花什么成本,先把设计拿出来,等待时机再想办法上”。

过了十天左右,转机终于出现了。那天泰国古煌秀先生来访,他是华裔泰国人,祖籍广东梅县。古先生是泰国一空调生产商的老板,由于世界各地跑,消息灵通,入行多年,对空调的技术和行道如数家珍。一年前,我们曾经给他做过一些空调零件的小模具,由于看中质量和诚信,对我们十分赏识,每次到中国来都尽量抽空到冠雄走走。

他到我办公室谈起这次来中国欲采购一些空调零配件。他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我立即问他:“古先生,我正准备开一套分体式空调的模具,是为国内空调厂配套的,日后你能否帮衬一点。”他问我空调款式如何,我立即带他去看样机,他对全球空调的状况了如指掌,说这是日本最新的设计,很受欢迎,而且还建议我们作了一些改动。事后他说,如果你们做好了,我一定会帮你们订购一些。

我厚着脸皮顺势对他说:“我现在资金很紧张,你能否先借我一点钱,作为订金,也表示你的诚意。”他二活没说,立刻拉开手提袋,拿出一叠厚厚的美金,一数足有一万元!(当时相当十万人民币)。连个借条也不要,完全出于对我们的信心与信赖。

其实,当时我也不是急于要他的钱,只是想把他拉下“水”,好以此跟总公司讲“数”。

在后来的交往中,即使我们成了国际市场上的对手,我和古先生也保持了深厚的情谊,他做了几十年空调,技术很精通,而这些技术都是他几十年的经验积累,在书本上是根本找不到的,经常会是一些“怪招”。

记得2002年,我们在巴西接了一个著名酒店的分体空调大单,该酒店为了外墙安装的美观,要求室外机不能到处挂,必须集体安装在一个地方。如此一来,有些空调的连接管就拉得很长,有些甚至长达三、四十米,而一般空调的连接管只是3—5米。很多外国知名品牌都不敢接。

巴西方面把这一情况告诉我后问怎么办?恰逢当时我正参加一个珠海商贸代表团在台湾的活动,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古先生,打电话问他是否有安装长连接管的经验,他说有,最长的安装过40米,而且一直用得很好。我一下子眼睛发亮,感到又有救星了,我赶紧把巴西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最后对他说:“老朋友,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记得当时古先生正在迪拜出差,他立即结束行程,飞往台湾高雄与我会面,见到他后,我心情无比激动,深感交了古先生这个朋友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他毫无保留地把经验全盘倒出来,并画了详细的草图,同时指出连接管走向应注意的事项等等。我把他的经验和草图立即转给了巴西,他们“照章办事”,果然顺利地完成了这一大项目。

只可惜在2010年,古先生得了癌症去世了,之前我也得知他病了,但没想到走得这么快。他病危的消息我们出口部是知道的,他们却没有告诉我,因而未能到泰国送他最后一程,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后来我很生气,跑到出口部把他们一个个臭骂了一顿。

话说回来,钱一到手,我立即跑去找领导,笑嘻嘻地对他说:“你上次的决定我想了很久,想通了,国内我们不做了,但我还是想专做国外的客户,泰国的客人已看中了这个款式,并下了订单,打了预付款”。他开始半信半疑,立即打电话核实,想了很久,最后说:“既然外商已下了订单,打了预付款,也不能不讲信誉呀,那就继续做吧。不过只能用于出口。”

这一刻天全都亮了!心想,只要模具做出来,你还管得着我们卖给谁吗?

这件事再次证明了看准的事情就要坚持到底,锲而不舍,绝不半途而废,绝不轻易言败。也验证了奇迹的出现往往就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后来才知道,海利空调厂曾早于我们也开了一套分体机模具,花了几百万元,但款式老旧,更为严重的是找错了模具厂家,他们没有开过空调等大型模具的经验,在设计时也没考虑到模具在注塑过程中所承受的强大压力,模具显得很单薄,试模几次均不成功,压力一上去,模具就变形了,根本打不出零件,最后只好报废。

如果不是我们当初顶着压力,想方设法促成模具的开发,至少要耽误我们八个月以上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在空调迅速发展的90年代初期,这八个多月的宝

贵时间或许就是企业生与死,成功与失败的重要分水岭。

正因为古先生的到来,我们抓住了这个瞬间即逝的契机,开启了模具开发的大门,这才使得两厂合并后有了新的模具可用,才能生产出最新款式的分体式空调,并为我们抢占了大半年的宝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新模具大展拳脚,捷足先登,抢得了市场的先机,为企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为格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古先生也可以说是我人生遇到的第二位贵人吧。


冷暖商情微信

关闭

冷暖商情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