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商情logo
人物

朱江洪自传:第四章 二次创业

来源:冷暖商情2016-06-21

朱江洪

百色放行后,我也接到了珠海的接收函。上世纪80年代以前,工作调动也算是一件大事,必须有新单位接收,原单位放行,才能通过组织部或人事部门正式办理调动手续。

在此之前,我已和珠海组织部联系过调动事宜,珠海组织部也十分重视,专门派了两名人事干部到广西实地考察。他们到了工厂后,不巧我在外地出差,那时通讯落后,无法与我取得联系,他们只好找别人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工厂,感觉还比较满意。珠海人事部门便决定把我安排在珠海经济特区工业发展总公司(格力集团前身)。该公司直属当时的市经委领导,是以工业为主、工贸结合的大型国企工业集团,旗下有纺织、机械、电子、进出口贸易等产业,鼎盛时下属有60多家企业。由于当时上马的项目很多,急需一批有实践经验、有管理能力的干部来支撑这个局面,我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被接收进来的。

离开百色时,我只收拾了一些衣物、书籍、工作笔记和资料等,其他如家具、坛坛罐罐、家用电器等,全都送给了左邻右里。

说起家具也不少,有衣柜、橱柜、饭桌、沙发、茶几等,这些都是自己平时利用休息时间,买木料亲手制作的。连台灯、电熨斗、收音机等,也舍不得花钱买,只买些零件自己装配制作。因为我是工科出身,平时也喜欢“动手动脚”,便置办了整套制作工具,加上在车间多年,动手能力较强。家具不但“自作自受”,还为个别同事制作。2002年我回到百色,遇见一位交警队长,他主动说道:“朱叔叔,你还认得我吗?我是百矿某某的儿子,你当年为我家制作的饭桌,我父亲还在使用呢”。听了这番话着实感到特别亲切和激动。

安置妥当家庭事务后,我便去总公司报到,但人事部门负责人却对我说:“你的工作安排还未定下来,这里有一张桌椅,你先在这里看看文件,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有空到下面企业走一走、看一看。”就这么一等,几个月过去了,很是无聊,想与别人聊天又怕影响别人的工作,想到下面走走,人家又不认识你是谁,好几次连大门也不给进。

我第一次感受到被“冷落”的滋味。

有些人追求那种“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清闲工作,而我可能是平时忙惯了,反觉得难受,如坐针毡。当你把工作当成是一种乐趣时,工作就是一种享受,当你把工作当成一种义务时,工作就成了苦役。

我心想,我在百色好歹也是一个能引起关注的“人物”,但到了珠海,我却成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心里很不平衡,整天闷闷不乐。但是,仔细想一想,这种“烦恼”其实还是自己造成的,是思想、位置没有摆好的结果。

百色虽然干得不错,但在珠海谁认识你呀?况且,即使以前干得再好,那也是过去的事情,已成历史,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必须做好“清零”行动,一切从头开始。

对待历史,有往后看的,有往前看的,往后看是想留恋过去,往前看的是要走向未来。

人生就像一条没有回程的单行线,沿途的风景再好,也就是过眼云烟,能让你走向辉煌的,不是回头欣赏过去,而是勇敢地接受未来。

现在的清闲,不正是学习的好机会吗?于是我找来很多企业管理的书籍,中央对特区各项政策的文件,以及回顾一下十多年的经验、教训等。我想这些对以后的工作定会有帮助。

88年5月,终于有一天,老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经研究决定让你去冠雄塑胶厂任总经理。”

我说:“那里不是已经有了总经理吗?”

他说:“原总经理是技术出身,论技术,他是一把好手,但不太合适做企业管理,从85年建厂以来该厂一直是亏损的,去年已亏空了二、三百万元了。”我说:“我过去一直是搞金属加工的,与钢铁打交道,不熟悉注塑呀”。

他说:“工厂全是进口的先进设备,这两年也引进了一批大学生和有专业的工作人员,你下去主要是从管理的角度加强一下领导,相信你能够做好的。”

我当时也没多考虑,反正去就去,总比闲着好。

就这样,我又进入了一个对我来说全新的,而且是陌生的行业,是考验也是挑战。其实,人生就是由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挑战串联而成,每次接受挑战之后,总会留下经验或教训,成功或失败,这就是人生的精彩。

聘任书下来后,一些熟知冠雄的人私下对我说:“有没有搞错,这样的厂你也敢去?你要是去了,保证不出三个月你会灰溜溜地‘逃出来’的。”难道真的有这么严重吗?经初步了解,这个厂从老总到工人,大部分是四川人,工厂小饭堂也是以川菜为主。由于长时间没活干,全厂20来台崭新的设备只有两三台在运作,员工养成了懒散的坏习惯,个别年轻人闲得没事,还常常惹是生非、吵架打架。一些工人利用珠海的地域优势,上班报到后就溜去拱北口岸收购旅客从澳门带过来的洋烟,然后寄回家乡倒卖,每条烟差价十元,每次允许寄两条,这样一个月下来就有600元的收入,这对当时只有一百多元工资的普通员工来说无疑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这种状况对员工有很大的诱惑力,更增加了管理的难度。

上任后,我首要做的工作是调研,上至领导班子成员,下至普通员工。从调查中了解到,这个企业也曾有过短暂的红火期,生产很饱满,可惜好景不长,由于管理比较混乱,质量、服务上不了轨道,甚至有时仅仅为了一些小事而得罪了客户。据了解,当时有一个上海金星电视机厂与珠海合资的“金海”电视机厂,开始时把整套塑料件放在冠雄生产,效益很好,是一个大单。一次,金海领导来冠雄走访,也不知为何原因有所得罪,一气之下,金海就把全套模具撤走了,就好比“肉在嘴里刚嚼出味来,可一下子又被人拿走了”。

企业如此现状,该从哪里下手呢?员工组织纪律差,与我刚上任时的百色矿山机械厂相类似,但性质却不一样,百矿是有活没人干,冠雄是有人没活干,前者属于“有章不循”,后者属于“无章可循”,就算把员工一个个拉回来,又干什么呢?总不能关在厂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过日子吧,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搞政治学习,斗私批修吧。在与员工谈心的过程中,了解到他们的基本面是好的,都有一定的技能,他们从内地来到特区,都想干一番事业,都希望有所作为。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是工厂的责任,是我们领导的责任。

当务之急是“找米下锅”,把设备动起来,有了活干,抓纪律就是顺势而为的事。

我当即叫来业务员带路,登门拜访,敲开了金海老总的家门。

“我这次是专门来向你赔礼道歉的,过去多有得罪的地方,我已经调查了解清楚,也对当事人作了批评教育。不管是什么问题,责任都在我们身上,证明我们的服务意识不强,客户至上的思想淡薄,作为领导,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见我开门见山地道歉,金海老总也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也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我接着说:“我知道你们是一个老牌的电视机生产厂,非常注重产品质量,我们这些先进设备正好能满足你们对品质的追求,希望你们不计前嫌,携手合作,共同为提高我国的电视机水平而努力,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把产品做到最好,希望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只这一次”。

经我低声下气地检讨与劝说,他见我态度诚恳,说话在理,与前任有所不同,在态度上有些松动。

我赶紧趁热打铁:“如果今后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你可以跟我没完,唯我是问。”

终于,他被打动了,答应先拿回一副模具试试。当时我心想,只要他愿意给回模具,就是磕头作揖也无所谓,自己的面子不重要,企业的面子才是重要的。临走,他再三交代,这个零件很急,希望我们尽快打出来。

第二天下午快五点钟了,才接到金海送来的模具,我立即组织人员上机试模,而我一直守候在注型机旁,到晚上八点多终于把零件打出来了。有人说,这么晚了,干脆第二天送检吧。我想起了金海老总的话,二话没说,骑上自行车,带上零件就往金海跑。9点左右到了金海,幸好老总和工程师也在现场,他们检查后很满意,没有任何注型缺陷。我便立即赶回工厂,连夜组织生产,第二天下午就交出了第一批货。

正是由于我们为客户着想,急客户所急的精神,有求必应的服务态度,改变了冠雄以往的形象,打动了金海上下人员。不久,就陆续地把以前拿走的模具又一副一副地调回来。冠雄又开始有活干了。加上新扩展的收录机、电风扇、洗衣机的塑料加工任务,80%的注塑机又开动起来了,

不久,仓库传来了塑料原料快要“断炊”的消息。当时,原料不难买,尴尬的是没有钱。初步核算一下,要20万元才能满足近期的资金需求。

人在穷的时候,一分钱也要掰开两半用,这“大拿拿”20万,去哪找?于是我就跑到银行,希望他们能支持一下,谁知没说上几句就被他们“轰”出门口,还恶言相向:“你还想要贷款,以前借的钱还没还呢,我正准备起诉你们。”

做企业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银行要起诉我们的愤怒声音。

有人提醒我,这里与内地不同,贷款要先与银行搞好关系,拉近距离。我说:“好主意,东西送不起,吃顿饭总可以吧”。于是就请银行领导吃饭,谁知一去又碰了一鼻子灰,人家不赏脸、不领情,推托没时间,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第一次体会到“杨白劳捧着瓦罐喝卤水”的心情。

在走投无路时,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态,我与财务主管又跑到农行试一试,因为过去与农行借款不多,因此留下的“劣迹”也较少。我们找到了农行第二营业部,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姓张的女士,交换名片后知道她是主任。我对她说:“过去我们穷是因为没活干,今天辛辛苦苦找来了活却又没钱干,真的很憋屈。现在,全公司上下都憋着一股气,希望这次能翻身,个个抢着加班加点,没有加班费,只发包方便面,可他们已经很开心了。面对这样的情景,我这个新上任的老总很心酸,觉得对不起他们,对不起企业,更对不起上级对我们的信任,我觉得我有责任带领员工打好这一仗,为国家创造价值,更有责任养活这个企业。”

张主任见我文质彬彬,态度真诚,说话诚恳得体,长相也可以,不像个“恶人”,于是答应积极为我们联系。最终,不知道他们是有先见之明,还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借给我们20万元。现在这20万元自然是瞧不上,但当时可是救命钱啊!现在格力市值上千亿,如果追根溯源,这20万就不能不说是重要的源头啊。

事物的发展总是令人难以想象,谁也想不到,后来格力真的做大了,发财了,银行的存款也不断增多,多的时候账上有上百亿的现金,银行一见就“流口水”,原先不愿贷款的银行也积极拉关系,经常派人请我吃饭,我也用同样的“口吻”对付他们,“对不起,没有时间”。唯独农行例外,我是始终不敢怠慢半点,做人应知恩图报啊。

钱一到账,立即组织进货,原料从香港提货,为了争取时间,我亲自跑到香港督阵,因为当时出境控制很严,全公司只批准了我一个人持有港澳通行证,香港那边的很多事情都交由我办理。到了香港,见到我们的原料还堆放在仓库里,没人装车,要请人就得拿出现金来,否则就要慢慢等。由于当时外汇管制很严,每次所带的港币现金只够简单的食宿。无奈之下,我只好当起了搬运工,几十包的塑料原料(每包50公斤),硬是被我一包包扛上车,终于赶在断料前到达工厂。

想起当初确实不易,说起来也不怕别人笑话,那时甚至在香港买一个零配件也要自己亲自办理。记得有一次注塑机的一条轴坏了,要到香港采购,这根轴看起来不大,但“死铁一块”,也有百把斤重,采购点在香港新界大埔,需经地铁运到中港城客运码头,但从采购点到地铁站有近两公里的路程,没钱“打的”怎么办?心想,不就是一两公里吗,老子当年文革串联时,还背着背包从广州走路到武汉呢。于是把心一横,扛起来就走,没想到“死铁一块”,越来越沉重,开始还能走上三四百米歇一歇,之后一两百米歇一下,最后是几十米,快到地铁站,十几米就得停下来歇歇。

 

但是,不管多么狼狈,几经周转,这根“死铁”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被我弄回冠雄,使注塑机得以及时修复运行。

在这个世界上,你要想有所作为,光有才能不行,有才能的人比比皆是;光有天赋也不行,天生聪颖的人也不少。只有毅力和决心才是无所不能的法宝,成功人士之所以少,就是缺少了这个法宝。拿前面两件事来说,它不需要什么才能,也不需要什么天赋,它只需要决心与毅力。

榜样的力量不能小觑。企业在创业阶段,很多条件都不具备,是最艰难的日子,领导必须吃苦在前,与员工同甘共苦,领导的带头示范作用是员工能否看到企业未来的信心保证。为了“翻身求解放”,我要求公司上下,不分领导员工,人人穿一样的工作服,只要有突击任务,不管粗活、重活,科室干部都必须积极参与。有一次,二楼的货物堆放满了,影响了周转场地,又没电梯,搬运工人手不够,于是科室干部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与搬运工一起把货物搬到一楼。当是,我也穿着工作服,像个老师傅一样,扛着一大箱货物,动作自然没年轻人快,下楼时,跟在我后面的员工大喊:“前面的师傅走快点”。我知道是冲我喊的,赶紧加快了脚步。

当时的冠雄,纯粹是一个加工配套厂,没有自己的产品(哪怕是配套产品),企业的经营完全依赖于别人,别人有饭吃施舍你一口,没有就得挨饿。当然,加工配套在整个社会经济中是不可缺少的,但在当时急功近利的大环境下,主机厂更多的不是看中你的质量,而是看中你的价格,因此,企业很难有大作为。难道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一天,我把其他领导叫来,对他们说,企业的一切都应立足于市场,产品也一样,从市场中来,又回到市场中去。我们要花几天时间,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窝在工厂里什么事情也做不出来。

于是,我们走访了珠三角多个县市,发现当时有一种产品——塑料电风扇(简称“鸿运扇”)很畅销,这个产品除了电机、电容、电源线外,全是塑料件,很多乡镇、村办企业和个体户都在生产,生产场地也十分简陋,一幢破房子,几张旧桌子,雇佣几个工人就干起来,而所有的零件都是外购的。想到这里,脑子里一闪,对!就做这个——为他们提供成套的塑料件。虽然这些还不是最终成品,但毕竟是我们自己的配套产品,我们可以根据市场的需求,该做多少就做多少,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再也不怕别人因价格问题或一时不高兴把模具撤走,断了财路。

从珠三角回来后,立即组织实施,我亲自跑到香港、澳门,走遍了各大小电器行,挑选了六、七款风扇样板,再逐一征求客户的意见,并根据客户的意见作了一些改进,最终选定了其中三款进行开发。

开发产品,首当其冲是模具制造,模具设计人员接到任务后,都非常兴奋,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产品了,个个干劲十足,不分白天黑夜,累了就在办公室打个盹,饿了吃包方便面,晒图的地方不够,洗手间也派上用场,很快就把模具图纸设计出来。接下来,模具工人开始加班加点赶制产品,本来要五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而我们只花了三个月就干完了。

从此,我们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产品——风扇塑料件,并很快打开了市场,还一度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由于这一决策的成功,当年就减亏了一百多万元,到了第二年,即1989年便扭亏为盈,历史性地赚了宝贵的77万元,虽然这70多万元看起来是少了一点,但它却标志着冠雄历史的转折,凝聚了全体冠雄人的辛勤与汗水,对全体员工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大家对企业的未来更加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我们的“野心”也越来越大。既然人家乡镇企业、个体户什么都没有,在简陋的条件下还能做风扇,而我们的条件比人家好多了,又有全套塑料件,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呢?我把我的建议和其他领导商量后,他们也一致赞同。于是买回来电机、电源线等试制电风扇,并组建了简易的生产线,很快第一批电风扇产品应运而生,销售也不错,除广东外,还销售到广西、湖南、湖北、四川、重庆等地,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从此,企业不断发展壮大,效益也显著提高,到91年利润达400多万元,人均赢利达2万多,在总公司名列前茅。

过去曾断言我三个月后会灰溜溜从冠雄“逃”出来的人开始对我刮目相看了,纷纷问我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打开了冠雄的“死结”?

的确,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没有人会告诉你需要做什么事情,应该怎样去做,这些都需要你积极主动去思考,认真寻找问题的突破口,然后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的力量,因为很多智慧来自群众,很多解决办法也来自群众。当然,作为企业的领导,有时为了把事情做好,缺的不是“策划”,也不是“点子”,而是缺乏把事情做到极致的决心与毅力。

有两种人是注定一事无成的:

一种人是除非别人要他去做,否则绝不会主动去做的人;另一种是即使别人要他去做,也马马虎虎,得过且过,做不好事情的人。

只有那些不需要别人催促,积极主动接受挑战,敢于负责,敢于担当,纵使遇到多大的困难,甚至是旁人冷嘲热讽,依然锲而不舍,不半途而废的人,才有机会到达成功的顶峰。当然,在成功的背后,需要你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智慧、热忱、责任、时间、想象力和创造力。

作为企业领导,特别是企业带头人,为了避免瞎指挥,“乱弹琴”,掌握基本的专业知识是必要的。

到了冠雄后,工作环境变了,“对象”也变了,过去所掌握的技术也派不上用场了,必须要更新知识,跟上潮流,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与时俱进”。这就需要自己重新学习,特别要掌握与自己企业有关的专业知识,否则就会乱弹琴、瞎指挥。因为当时的主要产品是塑料注件,于是我找到了高分子专业毕业的科技人员,向他们借来有关的专业书籍,白天没时间,就晚上在灯下一章一章地学习,初步掌握了工业上常用的塑料材料的种类、性能特性、加工方法和加工工艺等,我觉得这对工作很有帮助。

记得有一次,我们从中山“抢回”一副大型玩具模具,客户是澳门一个大玩具商,该客户觉得我们离澳门更近,注塑机又新又好,交货期和质量应更有保证,于是把在中山生产的一副模具交给我们注塑,并再三交代这个零件很急,产品要赶船赴欧洲应对圣诞节,否则要赔偿损失。我拍胸口说没问题。但模具上机后怎么也打不出零件,一开模,胶口料就断在里面,需用锤子慢慢敲出来,再来一次,还是一样。车间急得团团转,他们急报于我,我到现场一看,一堆人围在那里乱了手脚,七嘴八舌,有说是塑料材料问题,有说是模具问题。我开始也往模具方面想,但仔细一想,这是一副成熟的模具,昨天在中山还是好好的,不应该是模具问题。我手拿断开的胶口仔细琢磨,发现断开截面处周边有薄薄的一层不容易发现的白颜色,联想到注塑工艺书上提到塑料材料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强度下降,在常温下强度最好,断口呈白色。而现在白色只有表面薄薄的一层,可以推断冷却时间不够,就是表面冷而里面热,因为强度不够,容易拉断。于是便吩咐车间把冷却时间延长两三秒钟试试,这一举动,果然解决了断胶口的问题。

这一问题的成功解决,不管是通过学习有所提高也好,还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也罢,反正我是相信犹太人的文化谚语:“知识是最可靠的财富,是唯一可以随身携带、终身享用的财富”。

我就瞧不起有些企业领导人,不读书,不学习,以大老粗自居,以外行为荣。你不懂也无所谓,学习就是了,但他偏要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对什么问题都乱发一通议论,弄得下属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这怎么能把企业带好呢?

一个善于学习的人,将终会有好的回报,而且只要愿意学习,身边到处是老师,比自己优秀的人,或在某一方面比自己强的人,都是资源,相互学习,优势互补,取长补短,就能够形成一个优秀的团队。知识和智慧的交换不同于物质的交换,打个比方,你手上有一个水果,我手上也有一个水果,两人交换后每个人手上还是一个水果。但如果你有一种技能,我也有一种技能,交换后就不再是只有一种技能了,我们的眼界就会更高,视野就会更宽,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更强。

有了电风扇这个完整的产品,就得有个名字,即商标,由于当时商标意识不浓,又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就像农村孩子起名一样随便叫个名字算了。因我厂地处珠海,不知是谁提议叫“海乐”吧,英文名HERO(英雄),我说就这样定了。由于时间紧,连注册商标都未来得及,直接把名字往产品上贴。过了几个月,有人提醒商标还没有注册,万一做出了名堂后被人抢注了怎么办,这才赶紧去注册,谁知却被商标局的工作人员说了一顿:“这个商标别人早就注册了,你们赶紧停止使用,否则别人会起诉你们。”

我们商议后,又定了几个商标名称送去,但都被一一退回,不是这个已经被别人注册了,就是那个名字不能使用,真没想到起个名字也这么麻烦。

时间不等人,一气之下,我找了总经理助理柯勇前(后移居加拿大)、经营部长陈建民(后为格力电器技术副总,现任国家北京家电研究院副院长兼华南分院院长),我对他们说:“今天咱们什么事也别干了,一心一意想名字,想不出来谁也别下班”。大家找来几本厚厚的字典,有中文也有英文,仔细地翻阅,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陈建民最先从英文字典里找到“GLEE”这个单词,读音“格力”,英文是高兴、快乐的意思。我一看,行,就定它了。“格力”,格外有力?高尚的风格,永恒的魅力?不管你怎么解释,反正就给人一种“男子汉”的气概。拿去注册,很快就注册上了。“格力”终于诞生了!他像一个勇敢的骑士,驰骋在中国和国际的市场上,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再后来成为了空调行业的佼佼者。

在确定中文名字“格力”时,曾用过多种印刷体,都不大理想,原因是两字的笔画相差较大,一多一少,靠在一起不够美观,有人提议让我用毛笔书写试试看,于是我找来笔墨写了两三个“格力”字样。“力”字笔画少,我有意把那一撇加粗加长,使之与格字相衬,大家评头品足,反觉得手写体比印刷体的刚劲有力,最终选了其中一个,一直沿用至现在。

至于后来为什么把“GLEE”改为“GREE”,是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当时没有进行国际注册,“GLEE”在台湾被抢注了;另一个原因“GLEE”毕竟是一个英文单词,拿一个单词做商标总觉不太好,在集团公司的力挺下,把“L”改成“R”,这就是今天耳熟能详的“GREE”格力商标。

“GREE”也有很多想象空间,如在前面加个“A”就是赞赏的意思,在后面加个“N”就变成绿色环保的意思。


冷暖商情微信

关闭

冷暖商情微信

关闭